女孩顺风车遇害,与“消耗降级论”何关

  

发布日期:2018-10-12
【字体:打印

原题目:女孩顺风车遇害,与“消耗降级论”何关

存在什么问题、泛起什么问题,就解决什么问题,而不应泛化、抽象化,以博取廉价的眼球。

因社交属性藏宁静隐患?起底滴滴顺风车营业生长这三年。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

文 | 斯远

温州乐清女孩赵某坐顺风车遇害,让滴滴陷入了网络论战的汪洋大海。舆论声讨之下,滴滴致歉,并关闭了顺风车营业。

民众的情绪完全可以明白。上一次郑州空姐遇害案发生时,现实上已有过一轮质疑与品评。然而,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。或许,区别只在于这次比上次更恶劣、更刺激民众的情绪。

随着舆论的发酵,一种关于消耗降级的论调令人惊悚。有人说,中产的温州女孩由于消耗降级,选择了顺风车,这才遇上同样是消耗降级的滴滴司机钟某。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,“留守儿童,辍学,创业失败者,互联网金融灾黎,他一人身上把太多雷全占了。”

顺着这个思绪,不难发现,女孩与司机,基本上可以涵盖这个社会的一泰半人:一边是焦灼的中产,他们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,高房价、子女教育以及医疗、养老等消耗,会让他们对未来的预期有许多不确定性,从而影响到现实的消耗支出,而从专车到顺风车,似乎也有了自洽的逻辑;一边则是数目庞大的滴滴司机,留守儿童以及众多游荡在都会的底层劳动者,俨然配合组成了一个界限模糊但坚硬存在的群体。

根据这样的勾画,只要这两个群体的人一旦有了交集,就一定碰面临意外的风险——不是谋财就是害命。一起刑事案件,在这样的演绎中,隐约然有了差别阶级冲突的迹象,成为两个阶级之间的战争。

毫无疑问,这是将极端个案强调为群体对立的过分解读。而类似的论调并不生疏,此前在杭州保姆纵火案引发的保姆与雇主关系讨论时也曾泛起过。

虽然其逻辑毛病很显着,但不得不说,该说辞中渲染的那种阶级对立论调值得小心。若是这样的论调可以建立,则非但社会难以正常运行,服务业也不行能正常生长,通俗民众的发展空间也必将日益逼仄。

必须看到,这个社会上存在少少数反社会人格者,这是事实,但不能将这种征象泛化,更不能将对个体的画像移植来作为一个群体的表征。

同样,都会中产面临庞大的生涯压力也是事实,但仅仅靠这些并不能得出“消耗降级”的结论,民众喜欢“物美价廉”是一种消耗天性,并不能就此以偏概全,成为整个群体的消耗特征。

存在什么问题、泛起什么问题,就解决什么问题,切忌泛化、抽象化。除了博取一些廉价的眼球之外,这样人为制造人群反抗的做法并不高明,也无助于弥合这个社会原来就存在的裂痕,更不行能增进共识。

治理之道,在于切中肯綮,辨证施治,实时化解,而非不分是非黑白,一篙子打翻一船人。任何希望一夕完结的想法,都未免简朴化了。那样愉快则愉快了,却可能重回之前的“打车难”“出行难”,这显然不是最合乎民众利益的方案。

女孩坐顺风车遇害,引发的讨论和反思可以不拘于一域,但罔顾其中的极端化情形和无意因素,上升到阶级对立和消耗降级的层面,既没有足够的论据支持,苍白无力,也是对社会情绪的刺激,对公共理性的背离,并不行取。

□斯远(媒体人)

编辑:易木

责任编辑:

【纠错】责任编辑:戏道平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 桂ICP备146970号-5

京公网安备 1101073623号